Select Page

謝邀!

有些人每天晚上下班後總想喝點白酒,這樣算不算是酗酒呢?你怎麽看?

“每天晚上下班後總想喝點白酒”,僅僅是酗酒之“四步長征”邁出的第一小步,距離真正的酗酒還很有些距離,只能勉強算個菜鳥級別的“習慣性喝酒”。

酗酒與濫飲

那麽,什麽是酗酒呢?

酗酒(alcoholism)是一種“Disorder”,也就是一種障礙,對喝酒失去控制的障礙,是一種精神病,也叫酒精依賴症,或者酒瘾。

對喝酒失去控制的“Disorder”,也叫酒精使用障礙(Alcohol Use Disorder),分爲兩個層次:

酗酒

濫飲(alcohol abuse)。

包括四個要素:

失控的渴望:對酒有著強烈的、失去自我控制的渴望;

酒精耐受:喝更多的酒才能過瘾,失去自我控制的越喝越多;

強制性喝酒:對喝酒行爲失去自我控制,自己停不下來;

生理性依賴:斷酒後産生各種身體不適和症狀,即所謂戒斷症狀。

只有湊足了這四大要素,才能稱得起酗酒二字。

如果,四缺一,缺少了生理性依賴這一條,就只能委屈一點,勉強算個濫飲。

習慣性喝酒與酗酒的鴻溝

爲什麽說,題主所說的“每天晚上下班後想喝白酒”,僅僅是酗酒之“四步長征”邁出的第一步?

如上所述,酗酒第一步,是對酒精失控的渴望,就是自己控制不住對酒的渴望。

而“每天晚上下班後總想喝白酒”中這個“點”字說明,喝酒的渴望還能在自己意志的控制之中;而“總”字又顯示,這種想喝的沖動是經常性、規律性的。

因而,這種喝酒行爲是理性的,習慣性的,而不是“Disorder”。

從喝酒、到習慣性喝酒,再到濫酒,到最後的酗酒,是一個複雜的過程,需要經曆以下叁個階段:

寶玉初試雲雨情——初始體驗

開始喝酒會體驗到明顯的愉悅感。這主要是由于酒精刺激下丘腦釋放鴉片肽,後者抑制腦內抑制可以産生“快樂激素”多巴胺能神經元的中間神經,導致多巴胺的釋放,産生愉悅感。

喝了感覺舒服,自然就還想喝,這就能形成了一種正向強化,産生對酒的強烈喜好。

相反,像答主這種,半杯啤酒下肚就會感覺到惡心,一瓶就可能嘔吐;如果喝上5、6瓶,雖然當時不醉,但是第二天可以頭痛、劇烈嘔吐一整天。

對酒只能産生強烈憎惡,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滑向酗酒深淵。

習慣化

在習慣化階段,很多學習和期望因素都會導致某些感覺線索的增強,這些感覺線索會驅動並響應乙醇的攝入。

比如,混迹于喝酒的圈子,經常受到別人慫恿甚至脅迫喝酒。

當然,更關鍵的還是酒精本身會不會給你“留下好的感覺和印象”,這個階段,雖然多巴胺仍是主導因素,但是,像諸如喝酒可以緩解壓力,解除憂慮,甚至“好酒”“純糧酒”會享受到各種美好感覺啊,等等這些現實的或者是暗示,都可以強化喝酒動機,驅動喝酒行爲。

隨著習慣的深入,有多巴胺産生的愉悅感,杏仁核控制的情緒,等可以讓喝酒越來越“自動化”,而原本的決策中樞額葉的作用越來越被邊緣化,喝酒行爲也就會逐漸失控,喝酒量也越來越多。

産生依賴

每當體內不含酒精,就會産生出各種不好的感覺,渾身不得勁,暗示不喝酒造成這些不適。

相反,當再次喝酒就會減輕這些不良的感覺和情緒,並才再次享受到愉悅感,這樣,喝酒實際上起到一種負強化效應。

最終的結果是,離不開酒,——産生生理性依賴,走完酗酒的整個曆程。

總之一句話,喝著喝著,大腦意識決策的額葉被逐漸邊緣化,而酒精通過低級中樞的獎賞和情緒等不能的自動化程序實現了對額葉的綁架,最終淪爲酒精的奴隸。

遺傳也很重要

證據顯示,酗酒的形成,環境和遺傳共同起作用。

缺乏酗酒的遺傳因素,再怎麽喝也只能是一個習慣性喝酒者,哪怕喝得再怎麽大,喝出一身的病,也未必能晉級成酗酒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