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愛吃歸愛吃。但是要說到面食的好吃和花樣兒,陝西的面食就根本不能和山西比了。
我在二十多年前,就在陝西的鹹陽一帶,吃過他們當地的名吃:油潑辣子面。說實話,小飯店的老板真的是憨厚、實在。他用筷子在鍋裏撈了一根面,有二指多寬,叁尺多長。一根面就盛了一碗!
然後他遞給我,用手一指一旁的一口直徑二尺多的大鍋:自己澆吧!想吃多少澆多少!
我尋思自己惹不起那紅紅的辣椒。于是就拿勺子專門撇油吃。沒想到吃了第一口,就把我辣得像是口裏被開水燙了一樣難受。頭上的汗,涮涮地就流下來了!
真辣呀!
辣得我站起來,趕緊找了個地方,大吐口水。呸呸了半天,那股子辣味兒才慢慢地消散了一些。
雖然是肚子餓,但那碗面,即使倒給我100塊錢,我也不敢碰了!
轉了半天,買了個餅子。又大又厚實,兩塊錢。使勁兒咬了一口,怎麽是又酸又硬啊?沒有一點兒香味。吃了半個,就再也吃不下去了。不過你得承認,人家那餅子、面條,用料都實在。只是咱實在是欣賞不了。
今年4月下旬,又去了一趟陝西——因爲吐槽了陝西的面食不好之後,有人就說你沒有吃過正經的陝西面食。于是我就和老婆倆人,在回民街上,專門找羊肉泡馍、涼面、油潑面(不要辣子)等名吃,每樣兒點一份,倆人換著吃。
兩天下來,都吃過了。結論是不如我們山西汾陽街頭的任何一家小飯店的口味!那些所謂的正宗面食,吃起來一點兒都不好吃。而面食的花樣程度上,簡直不能相提並論。
在我們這裏,常見的面食就有很多種:有掐圪瘩、擦虼蚪、貓耳朵、揩魚魚、鐵撥蛄、擦片則、握流流、抿虼蚪、河撈、拉條、圪朵朵、糊糊、富塔兒、包皮面、蘸片則等,足有幾十種。並且澆的菜也至少有好幾大類。比如炒菜、燴菜、熬菜、炖菜……以及各種特制的調味醬或者是蘸水。比如說就是吃蘸片則,光蘸片則的分類就有五六種。蘸水水就更多了:什麽麻辣味兒的,醋蒜味兒的,炸醬味兒的,芝麻醬味兒的,鹵蝦味兒的,炖羊肉味兒的,雞湯味兒的,西紅柿炒雞蛋味兒的,炖山蘑菇味兒的……各依所好的口味,應有盡有。各有各的味道,那是相當的好吃。比如那一天,有人受涼感冒了不舒服。進了飯店,點一碗芫荽生姜大蔥香油的湯面。吃完之後,全身通泰。
我過去喜歡吃的,是手擀長壽面。切得又細又長的那一種。出鍋後,澆上炖得香噴噴的羊肉,連湯帶油的那種。再撒上切成細絲的蔥花,以及碧綠的香菜。吃在嘴裏,香在心裏。那叫一個舒服!因此,實在欣賞不了陝西面食的那種不是辣、就是鹹的直沖沖的味道。
“客到久留,奶子熬茶敬一瓯。面餅蔥姜醋,鍋盔蒜鹽韭。牛蹄與羊首,連毛吞入口。風卷殘雲吃罷才丟手。因此上把山珍海味一筆勾”。
清代人所寫的“七筆勾”,看來所言非虛。飲食也是一種文化傳承。個人覺得陝西面食與山西面食的最顯著的區別,就是一個粗犷實在,一個花樣精細。至于口味,各有所好。難分優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