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感謝邀請!《人生一串》裏說,沒了煙火氣,人生就是一段孤獨的旅程,這話簡直就是爲燒烤量身定制的,盡管最好吃的燒烤就在你家樓下,但還是要走的遠一點兒尋找一些更別致的味道,比如,石家莊的李大爺燒烤。

找到李大爺可不容易,包括他的燒烤攤,跟著導航七拐八拐到一個小巷子,戰戰兢兢越走越深,幾次想掉頭走人,卻還是抱著“萬一就在前面呢”的信念繼續前行,咽咽口水的同時把車門鎖了又鎖,遠處突然露出來一塊兒微弱的黃光,在漆黑的夜裏格外乍眼,到了。

靠一把牛腰闖天下

環境很蒼蠅,符合燒烤攤和大排檔的風格,李大爺之所以能在燒烤界闖出名頭,靠的就是一串烤牛腰。

李白在《醉後贈王曆陽》的詩中提到:“書禿千兔筆,詩裁兩牛腰”,贊美的就是牛腰的美味,羊腰口感有些粉,牛腰更脆更滑,夏天生意好的時候,單是牛腰一天就能賣上千串。

牛腰的個頭比羊腰大,輕則兩叁斤,重則四五斤,腰子膻味重,處理要耐心,

把雜碎摳幹淨後,必須用溫水洗,然後用冷水沖漂,上爐烤的時候調料也講究,單是孜然都要用混合料,但最關鍵的還是火候的掌握,你可以要求烤得嫩些或老些,但不管怎樣,口感都一樣的迷人。

即使牛腰便宜,很多燒烤攤也依然是碎腰,零零散散不情不願地堆在簽子上,李大爺家則是整齊的兩大塊,上邊還覆著片牛油,烤好後就像夾心餅幹的內芯,酥軟到你心肝尖兒都跟著顫抖。

李大爺燒烤說快了總覺得像是在罵髒話,但它真的好吃到讓人爆粗口,能想象嗎,一個從不吃羊的人,在一把烤得焦黃飄香滋滋冒油的肉串上桌後,嘴上說著“你們吃吧我不吃”,手卻誠實地伸過去“我就聞聞”,然後王境澤附體,“真香!!!”

肥肉才是烤串的精華

燒烤真的需要耐心,不管是烤肉的還是吃肉的,都要心平氣和地去等待那個最恰當的時機。

肥瘦比例1:3的肉串在爐子上翻轉,這是炭火與蛋白質的原始碰撞,隨著火力的逐漸滲透,油光湧現,一口氣撸進嘴,羊肉焦香無比,鮮嫩多汁。

肉筋則與肉串的口感不同,肥肉連著筋烤,多了點豐腴的嚼頭,與瘦肉相比,那一塊塊烤得油滋滋的肥肉更爲抓人,簡直就是香到骨子裏的酥軟,來上一大把不嫌多,吃肉的幸福感瞬間得到了升華。

羊肉雖香,對于我這種頭一次吃羊的人卻不宜過猛,撸了幾串後,就需要豬脆骨和烤雞翅來拯救神志。

豬脆骨是考驗牙口的好法寶,個頭不算壯碩,白生生的纖細脆骨外包著一些瘦肉,香香脆脆十分耐嚼,咔嚓咔嚓的音效環繞嘴中,吃燒烤不僅要滿足味蕾的重口味,更要滿足牙齒的快感,但請別連著吃好幾串,你的腮幫子會受不了,總得爲後面的美味留些力氣。

烤雞翅其實沒什麽特別,但在燒烤流程中是絕對不能省略的一部分,雞皮焦黃,雞肉入味,啃著不油膩所以不知不覺就塞進去仨,連著骨頭和關節的肉總是格外好吃,說不上來的緊致和滑嫩,撒上一撮孜然粒和辣椒粉,瞬間又爲雞翅的美味增色不少。

肉食動物是燒烤攤的霸主,可是沒點兒素菜解解膩,我不信你能一直吃肉到天亮,所以,一場沒有烤茄子的燒烤趴是不完整的,烤韭菜和烤金針菇常年與它競爭素菜之王,卻都沒能撼動烤茄子的地位。

素菜烤得好吃簡直比吃肉還香,茄子表皮烤至微焦,對半劈開,刷油,淋上蒜蓉醬和醬油,鋪一層紅椒圈,撒一把香蔥,經過炭火炙烤,多余的水分逐漸消失,醬料們的滋味充分滲透,最終呈現出烤茄子恰到好處十分肥美的肉感。

撸完串兒照例要來份砂鍋清清口,洗刷一下充斥著油膩的胃,李大爺家的砂鍋豆腐堪稱一絕,可不知道爲什麽我鬼使神差點了砂鍋丸子,也許是太想吃肉了,不過沒關系,它倆的區別無非一個是豆腐一個是丸子,主旋律還是不變的。

丸子就是水汆丸子,豬肉餡兒,香蔥末,配上冬瓜粉絲一起咕嘟出香味兒,喝起來很清淡舒服,像家裏的味道,熱熱乎乎一碗灌下去,作爲一頓燒烤趴的結尾再好不過。

從前的燒烤是夜宵,現在已經逐漸變成了正餐 ,快節奏高壓力的生活讓我們的味蕾變得越發遲鈍,只有燒烤這樣辛辣刺激的重口味食物才能重新激活麻木的味覺神經,一頓燒烤的花費通常不會很高,比起到豪華飯店改善生活,燒烤解饞顯然更經濟實惠。

一頓燒烤,是朋友之間心照不宣的約定,也許你記不得曾經吃過的燒烤攤兒,也許你所在的城市正在發生巨變,但多年以後你仍記得那份熟悉的味道,和陪你吃燒烤的那個人,沒有深夜街邊撸串過的人不足以談人生,這種簡單直接的放松方式才是中國人最熟悉的深夜食堂,

友情提示,吃肉的時候最好來盤小涼菜兒,別問爲什麽,你會感謝我的。

說了這麽多,口水又出來了,今晚李大爺烤串約起!

小館兒在這↓

(煤市路94號(天主教堂旁邊))

文/河北青年報記者侯明怡

編輯/馬小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