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我在山東整整待了3年,山東人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能吃!

有一次,我在一家面館吃早餐,期間進來了兩個穿校服的女生,看模樣,不是初二的就是初叁的。

她倆坐在了我的鄰桌,我的早餐是一份湯面,一只茶葉蛋和一份小菜,對于我來說,這算是夠多的了。

而她們兩個女孩子,卻差不多要了我的雙份:兩碗面,四份小菜,八只毛蛋,外加兩只驢肉火燒(燒餅),不一會兒功夫,盤盤見底!

在我的印象裏,山東人不但能吃,而且還特別愛吃,除了各個傳統節日都要過一下,而且二十四個節氣也會表示一下,冬至吃餃子,驚蟄吃餃子,立秋吃餃子……他們好像對餃子情有獨鍾。

山東人能吃更能幹,只要是能掙錢的活,人家們從不挑叁揀四。

山東人好客更不用說。我在濰坊待了3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山東人的實在。

有一次,我跟一個山東大娘開了個玩笑,說你們種的姜很好吃,哪天我到你家過去拿兩塊。

結果她第二天就給我扛來了一編織袋的鮮姜,足有二叁十斤,她還教我怎麽炒了吃、腌著吃,吃不完的怎麽保存,熱情得讓我有些接受不了。

這樣的事經常發生,蔬菜、蘋果、柿子等我幾乎很少花錢買過,都是左鄰右舍給送過來的。

後來,聽說我要走,有好幾個鄰居大娘都有些戀戀不舍,說這麽好的一個人,走了可惜[捂臉]

山東人好像無論年紀大小,都習慣把愛人稱爲“俺對象”,對陌生人喜歡用“老師”這樣的尊稱,反正我聽著音調就是laoshi,具體是老師還是什麽,我雖好奇,但是沒去確定過。

山東人無論男女,都很結實,他們的體格能給人一種信任感和安全感。

有一位青島公交女司機的直爽給我的印象特別深刻,那一趟車上人很多,她從後視鏡裏看到有兩個老人沒人給讓座,于是就大聲提醒坐在老弱病殘孕專座上的兩個年輕人讓座,那倆人無動于衷,女司機好口才,用一口青島話把倆人說的都無地自容了,最後不得不乖乖起身讓座。

山東人好像不怎麽愛講迷信,可能是我在廣東見多了祠堂廟宇之類的建築,習慣了廣東人給財神、竈神一天上好幾次香的緣故,所以在山東時對這方面比較留意,可是在濰坊、昌邑一帶幾乎沒看到過祠堂、寺廟之類的,好像也沒見過當地人有燒紙錢、上香一類的活動。

在山東,有兩種美食我沒能下得去口,一個是油炸知了,另一個毛蛋,毛蛋又分15天的毛蛋和16天的毛蛋,據說孵化了15天的毛蛋裏面的小雞仔還沒長毛,16天的開始長毛了,說是味道不一樣,至于怎麽個不一樣,我沒敢嘗過。

離開山東有十來年了,但是山東人給我的好印象從沒磨滅過,有時候,對那個地方,對那些可愛的山東人挺懷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