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雖然兩夫妻本來開的就是黑店,開黑店肯定有捷徑,那些客人即便是發現包子的口味不對,本著息事甯人的態度,也不會報告給官府,但是武松卻不怕。

《水浒傳》原著第27回是這樣描述的:

武松道:店家,你這饅頭是什麽餡兒做的?

孫二娘道:“當然是牛肉餡兒的”

武松:“你來看看我怎麽發現了幾根彎彎曲曲的毛,像是人小便處的毛”

就這樣,孫二娘的人肉包子被武松識破了。

兩個官差押解的武松來到了孫二娘處,孫二娘也是見人下菜碟兒,她一看這叁人都不好惹。

本來沒打算加叁個人做成人肉包子,但是那兩個棺材一直對孫二娘出言不遜。

孫二娘雖然長得不漂亮,但是風韻猶存,人又肥頭大耳,因此,就引起那兩個棺材的注意。

武松發現了人肉包子,他正義感突然爆棚,要去制止,被突然趕來的菜園子張青碰了個正著,叁個人屬于不打不相識的類型。

包子的口味不對就其他人沒發現嗎?

關于包子的口味的問題,這不可能沒有人發現,即便是有人發現,普通的客人又能怎麽樣?還能質疑她,就不怕成爲他們夫妻的刀下之鬼,因此一般人發現不對,也只有息事甯人,反正吃的又不是自己的肉,管他呢。

孫二娘和其丈夫張青在十字坡開包子店爲生,但是問題就出在包子上,這個包子沒問題,問題就出在餡上,因爲這個餡用的是人肉,可見這對夫妻是多麽狠的角色。

他們殺起人來不動聲色,不露痕迹,神不知鬼不覺,偷偷摸摸的就把人殺了,然後把人的肉剁成餡兒,放在包子裏給客人吃。

這想起來就毛骨悚然啊,這對夫妻是惡魔嗎?

你想想,即便是自己吃了包子人肉餡的包子,誰敢說呀?自己武力不行,難免不會成爲下一個包子餡兒啊。

俗話說:“病從口入,禍從口出。”出門在外,一切還得小心謹慎,更何況是遇到這對惡魔夫妻。

孫二娘的包子店是怎麽開起來的?

話說孫二娘做包子的手藝是從她老爹手裏學的,學了之後她就潛心的做包子爲生,而他的丈夫菜園子張青則是因爲在光明寺種菜。一時興起和高僧發生了口角,將和尚打死。

打死之後還不算完,放火燒了光明寺,他知道自己闖下大禍,連夜逃到了十字坡孫二娘處。

半路上碰到孫二娘的老爹,張青一看:“這裏怎麽一瘦小老頭,我幹脆搶點錢吧”

哪知道叁下五除二就被這老頭給打倒,張青的確是太輕敵了,老頭把她抓回家,臆想自己的閨女還沒有嫁人,自己又沒有兒子,幹脆把他招贅爲婿得了。

就這樣孫二娘和張青成夫妻,兩個人合夥開起了包子店,狼狽爲奸專做人肉包子買賣。

只要肉店的客人,只要夫妻倆人發現他們沒有什麽武力,還有點肉就會殺了做包子。

那個情景想起來都毛骨悚然,他們見人也不是直接動手,而是往酒裏下蒙汗藥,人睡著的時候就把人給殺了,剁碎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變成別人盤中餐。

即便是有人發現,這夫妻也不害怕,直接把人撂倒。最後還是變成了人肉包。誰告官,上哪裏告官?告官的命都沒了。

那他們爲什麽不賣牛肉而是人肉呢?

談到這個問題就得說起古代的法律,在封建時期,特別是唐宋時期,牛是不准隨便射殺的,因爲他們覺得牛是耕田用的,不是用來吃肉的。

隨便殺一只耕牛讓官府知道了,可是要吃官司,說不定自己的小命都不保,這個牛雖說是不准獵殺,但也不是不能獵殺。

一般牛老了之後,如果想殺只牛再上報官府,官府一層層的批文。最後才決定殺與不殺。

不要被電視劇所迷惑,在那個時期,即便是老牛肉也不好買,因此,孫二娘要想做牛肉包子是很難很難的,在他們看來,做牛肉包子倒不如殺一個人來的痛快。

孫二娘本是一介女流之輩,兩口子開店,孫二娘負責招攬客人,咱再看《水浒傳》 中的描寫:

門前窗檻邊坐著一個婦人:露出綠紗衫兒來,頭上黃烘烘的插著一頭钗環,鬓邊插著些野花。見武松同兩個公人來到門前,那婦人便走起身來迎接,下面系一條鮮紅生絹裙,搽一臉胭脂鉛粉,敞開胸脯,露出桃紅紗主腰,上面一色金紐。”

孫二娘雖然長得肥,但是穿衣打扮不拘小節,她也滿不在乎,因此,入店的客人一般男性居多。多是過往的客商。

客商一般都是腰纏萬貫,肥頭大耳,這也給了孫二娘夫妻下手的機會,又得錢又得人,何樂而不爲呢?

小說中也描述孫二娘開的是黑店,不但孫二娘開的是黑店,而且有叁家黑店,朱桂在梁山腳下開的黑店,李立和童氏兄弟在揭陽嶺開的黑店,但說最喪心病狂的黑點莫過于孫二娘夫妻。

小說也反映了當時的生活,在那個封建社會確實存在恃強淩弱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