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苏醒

  几十个春秋的光阴是否漫长?你能否记起你曾经的过往?
  记忆本就是件神奇的东西,前一秒想起的事情,转瞬之间又会是迷茫。
  但是此刻,我醒来了。
  冥冥中我好像这样醒来无数次,又无数次沉睡下去,我是谁?此刻又在哪里?我为何会突然醒来?想了片刻之后还是毫无头绪,索性收回心神,看看周围是什么情况再做打算。
  眼前一片黑暗,周身冰凉,仿佛处在混沌之中,给我一种失明的错觉,现在除了眼睛可以动以外,全身麻木,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很久,我感觉自己的情况稍微有点好转,虽然还是很糟糕,但是至少现在手臂可以缓缓移动。我定了定心神,抛开那些迷惑,我此刻必须多了解一下周围的情况。
  又过了一会,周身已不像刚才寒冷,一口热气从我口中呼出。手臂虽然还是很僵硬,但此时却可以稍微用力了。慢慢的我向眼前摸索过去。
  触手之处一片冰凉。我往旁边靠了一下,冰凉之处有的平滑,好像刀切的一样。有的确是凹凸不平。一条一条组合在一起。不知具体形状。
  这是石头?这是给我的第一感觉,但转念一想,却是不对劲。普通的石头,虽然冰凉,但却没有这么深的寒意。来不及多想,我用力一推,也不知那里来的怪力,咯吱一声,开了?
  一丝光亮沿着缝隙透了过来。
  眼睛一阵刺痛,短暂的失明使我有种眩晕感,过了好久才适应过来。身体也不像刚才那么孱弱了,全身的肌肉感觉全部都回到了自己身上一样。
  慢慢推开上面压着的东西,估计缝隙能够让自己身体能够挤去了。做完这些,休息了一会,缓缓撑起身体,从缝隙边缘爬起来然后一个翻身,滚到了外边去。
  无论动物或是人,处在危险之中或者自己觉得危险的地方,都会异常警觉。我也不例外,这点至少证明我还是个人亦或是其他的什么。我不确定,至少还活着,不是吗?
  当看到眼前这一幕,我震惊了。
  此处应是一处大洞穴,我出来的地方位于洞穴的正中间,四四方方的一个沟槽加上上面不知名的盖板。后面我才知道,这叫棺,也不知是什么材料所做,历经岁月却没丝毫损坏的痕迹,但此时我却没有心情理会这些,停留了片刻,心中还是充满了迷惑。抬头向四周看去,可以看到远处的石壁,中间不时有处缝隙,似认为似天然形成,不过却是长满了不知名的植物,已不见原来的形状。透过缝隙,微弱的光照射在了堆积如山的的朽骨上。这些骨头经过时间的洗礼,变得腐朽不堪,早就不知原来的模样,腐朽的即使一个呼吸,都能让他们化为飞灰。骨头群里透出微微的幽光,仿佛埋藏在最下边的是九幽地狱般。阴森诡异。我不禁打了个寒战。他们到底是谁?为啥它们会埋藏于此,此地估计已历经万年岁月,后世难入。越想越想不出个所以然。
  索性就不想了吧,我对于以前的一切都已忘记了。或许忘记了才是最好的吧,我不禁心中感慨道。
  此时此刻,我没有更多的心情去细细思考这些了,目前最要紧的是离开这个鬼地方。打量了一下四周,觉得除了这堆积如山的骨头外,也没有什么可以引起我的注意了。借着微光,我看到了这地方唯一的一条通道。这倒省去了我的很多麻烦。没有选择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一路蹒跚过去,踩在骨头上面,激起无数的灰尘和噼里啪啦的声音,声音很小但在这里却觉得很大。缓缓朝着洞口方向走去。
  走了不知多久,通道口都是一个模样,满地的尸骨,清脆的声音和一个可以容纳两个人通过的隧道。我刚开始还在提防着洞口里面是否会有陷阱啥的。后来发现我想多了,一路走来特别的顺利。转过一个不大不小的弯,就感觉前面的光线变强了。
  我三步并作两步走出来,又觉得有丧气。这块地的上的枯骨明显减少了很多。大致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是一个新的大洞,只不过比里面的那个要明亮一些罢了。通道还是一直向前,不过就是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平台。上面的的木架都放着两个东西,左边是一个精致的圆形物,不过看这模样,丝毫没有腐朽的痕迹。右边就比较明显了,显然是一把短刀。不过盛拖着他们的木架就没有那么好了,感觉随时会垮掉化为灰烬。
  我不禁感慨。岁月无情,时间滚滚之下,还有啥留存于世间呢,而我可能也是个怪物吧。不禁无奈的摇头想到。
  或许你们也在等待苏醒然后离开这个阴森之地吧,我不禁在心中想到。
  由于之前的经验,此地应该是一个远古遗迹,没有什么陷阱危险,那我便了了它们的心愿吧。
  不对,我猛的惊醒过来,我刚刚应该是先看的左边,然后看到了玉简,在看右边的短刀,然后朝着右边的短刀靠近了。可我现在回过头来一看前面,玉简在架子之上静静躺着。我惊恐的往后一看去,发现短刀也安安静静的搁在木架上,并没有任何异动。
  也许是我记错了吧。我转身朝着那个短刀走去,这次没有什么意外,我靠近短刀的位置仅有半米左右,观察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异常,伸手就去抓短刀的短柄位置,可我刚碰到,木架瞬间变成一堆朽木,倒在地上,溅起一地灰尘。而我并没有在意。
  当我看到手中抓着的东西,我惊慌了,我明明抓的是短刀,此刻那个玉简却安静的躺在我的手中,一股古朴气息奔袭而来,仿佛它是有生命的一样。我感觉意识都有点模糊了,强行稳定心神。把玉简拽在手里,仔细观察,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不容多想,我感觉此地可能还有很多的秘密,太多的神奇之处没有被发现。还是不要逗留太久,应尽早离开为宜。
  转身朝着那把短刀走去,此刻倒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直接抓着短刀和玉简,朝着洞口奔去。
  这个地方肯定与我的身世息息相关,等以后有机会了再回来他们查一切。我内心深处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这一切的一切太过突然太过神秘,我,必须弄清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