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相遇在冬日

  狭长的弄堂里,淡淡的晨雾还未彻底散去,使得头顶落下来的曦光看起来都显得清冷。
  太阳还未爬到抬头就能看见的地方,天色朦朦胧胧。
  每天上学放学时,映入眼帘的都是相同的景象。非要说的话,放学回来还好点,那时候的地面,往往残留着像是被褥捂了一天那般的余热。
  徐向阳将门合上,用钥匙反锁,背着书包走下台阶,被冻得缩了缩脖子。
  “明明都入春了……”
  他一边咕哝着,一边搓了搓手,耳畔传来熙熙攘攘的人声。
  巷子两侧的人家大部分都醒了,偶尔能看见穿着毛衣裤,睡眼惺忪打着哈欠出来打水和倒垃圾的人。孩子们奔跑的声音,大人们的呼喊声,锅碗瓢盆的碰撞声,充满生活气息,这条弄堂正是自睡梦中缓缓苏醒的城市一角。
  仰起头来,便能看见交错的黑色管线,尽头是路畔的电线杆。下面则是一排排晾晒起来,随风摇摆的衣物。
  巷子很窄,屋檐不高,要是不注意,很容易便会碰到别人挂出来的衣服。每到阴雨连绵的季节,挂绳上的衣服永远是一副湿漉漉的样子。徐向阳低着脑袋往前走,时不时会刻意绕开晾着女人内衣内裤的地方,据说不吉利。
  昨晚似乎下过雨,潮湿的地面和墙泛着暗淡的青色。脚下偶尔会踩到不太稳固的石板,要是不留心,很容易会被脏水溅湿鞋袜。
  徐向阳走到一个盖子落在侧边的垃圾桶旁,正好听见旁边传来女人的咒骂声。
  “滚远点!小小年纪就学会找男人了,你还要不要脸?以后是不是还要去做鸡?”
  一个单手拎着双肩包的女孩走出门,听见这话后毫不客气地扭头反呛。
  “我要有那么一天,也是跟你学的!”
  徐向阳能认出来,那是最近才搬入这条巷子的一家人,是一对母女。女儿和自己是同龄人。知道这件事,是因为在新学期开始前,徐向阳就在学校见过她。
  匆匆走出门的女孩差点撞到徐向阳身上,有些惊讶地站住脚。这位和徐向阳同龄的女生有着一张清秀端正的脸庞,皮肤白皙得像是电视广告里的女明星,朴素的校服穿在她身上,却有种青春飒爽的美感。
  女孩的五官稍显稚嫩,体型偏瘦弱,但各方面都能称得上清纯美人。她光是这样站在暗淡朦胧的世界里,都仿佛让巷子周围都明亮了几分,和这个脏兮兮的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只是,这姑娘的脸上却总是没什么表情,瞥了他一眼,自顾自快步走远了。柔顺的黑色长直发在她的背后摇曳,步伐中带着骄傲的活力。
  女孩的名字是林星洁,徐向阳在她第一天搬入这里的时候,就有留意过这个女孩。
  正因为如此,他发现热心关注着对方的不止自己一个。巷子里有几个二十几岁到三十几还未婚的男人,甚至还有穿着白背心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也常常拿不那么正经的视线偷偷乱瞄她。
  这也难怪,毕竟林星洁的相貌和身材都很出挑,在巷子内的左邻右舍里可谓鹤立鸡群。不过,徐向阳关注的地方和别人有点不同:比方说今天,他看的是女孩的脸,那里有一块创口贴,大概是覆盖着处理完的伤口——而且,应该是最近才贴上去的。
  林星洁在走动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用头发垂下来遮挡住,似乎是不想被人发现。
  徐向阳摇摇头。
  他虽然有点在意,却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对方不会回答,只会把自己当作空气。他目送着对方走远,直至消失在巷子里,这才肯继续往前走。
  他不想和她一起上学,甚至不想被学校里的人知道两人是邻居,只因为害怕被误认为彼此间有什么关系。
  ——“以后,别再多管闲事。”
  那时候,女孩冷冰冰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这样在众人面前丢脸的羞耻经历,对于处于他这个年纪,敏感又自尊心强烈的男生来说,有过一次就足够了。
  *
  徐向阳遇见林星洁的那一天,是在高中二年级下半学期即将开始前的某个冬日午后。
  当时,因为李青莲工作关系的调动,他跟着这位监护人来到了一座新的城市。原来的学校自然没法上了,于是徐向阳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转学。
  这天下午,他和姐姐才刚从学校处理完转学手续回来,手里还提着路过菜场买来的大袋小袋。两手拎着塑料袋、胳膊下还夹着东西,从公交车站一路走来,着实不算轻松;但走在他前面那位一身女士西装打扮的年轻女性却健步如飞,丝毫不见吃力。
  莲姐是公安部门的,接受过专门训练,还是刑警大队中的精英,别说像他这样的未成年人,就是三两个成年男子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眼看着姐姐的身影在前面越走越远,徐向阳刚想张口,却又闭上了嘴。
  姐姐不是有意想要将他落下,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相处的他,自然很清楚这一点。他的监护人有着时常因为过度沉浸在自我的思考中、结果忽视外界事物的不良习惯。
  要是现在喊她两声,在原地休息一会儿,就没必要继续那么吃力了。但徐向阳最后还是没有这样做。
  他咬着牙,酸胀的胳膊用力提拽着两袋重物,气喘吁吁地一路小跑着跟上。
  “别给莲姐添麻烦,她每天因为工作和照顾自己的事情已经很辛苦了”——徐向阳在心里是这样默默告诉自己的。
  徐向阳虽然走得很吃力,但还没跟上几步远,还是被莲姐落下了。莲姐租下的出租房就在这条巷子的尽头,徐向阳刚从马路走到巷子口,她的身影却已经快要消失在目的地。
  徐向阳顾不得脏,他将袋子往附近台阶上面一放,一屁股坐下来。
  此时正值午后,小巷里没有太多路过的人,只有几个躺在竹椅上昏昏欲睡的老头老太。他他决定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徐向阳等自己的呼吸稍微平复一点,坐着转过身,想要将袋子拎起来。就在这时,他看见面前的台阶上,正有一双样式老旧,却洗得很干净的白色球鞋,再往上是浅色的短袜,和白皙光滑的小腿肌肤……
  他愣了一下,抬起头。
  一位和徐向阳年龄相仿的少女正站在他身后,她的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歪着脑袋俯瞰着自己。
  女孩的头上戴着棒球帽,清亮柔顺的漆黑长发散落在肩膀两侧,上身是休闲服外套和体恤,下身的牛仔裤只到膝盖,勾勒出纤瘦的腿肚曲线,有着令人怦然心动的青春活力。
  “请问……”
  “这里是我家。”
  “啊……不好意思。”
  徐向阳还以为对方是要离开,自己挡着路了,立马打算站起来让开。结果对方却摇了摇头。
  “没事,我不准备出去,就是想来见见你们的。”
  “见我们?”
  “是啊。我听说有新住户要搬进来了嘛。”
  她从嘴里拿出棒棒糖,伸出粉嫩的小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又塞了回去。
  “刚才走过去的那位是你的妈妈?不太像啊,太年轻了。是你的姐姐吧?”
  “是。”
  “我就说。”
  女孩拍了拍手。
  “你姐姐长得真漂亮啊,而且很有气质。该怎么说呢,感觉起来就是一位厉害的女强人,表情很有魄力,我跟她搭话的时就被无视了。”
  “呃……对不起,姐姐她在思考工作的时候就会这样,不是故意的。她其实是很和善的人。”
  徐向阳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
  “说什么‘对不起’,你这是在向谁道歉啊!”
  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我不喜欢讲礼貌,所以没关系。对了,我刚才就一直在想……你胳膊底下夹着的那本是什么?”
  徐向阳一低头,才发现那本厚皮硬纸书还没放下来。这是他从最早的那个“家”里带过来、小时候父母买回来给他当生日礼物的那本书。
  他从小到大将这本书翻了有上百次,即使现在也会兴致勃勃地拿出来看。书名是《世界UFO事件大记录!》,里面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配图。
  徐向阳才刚将书放下来,对方立刻发出“啊”的一声。
  “这本书我家里也有!里面还讲到了世界末日的事情!对不对?”
  徐向阳不禁有点脸红。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依然热衷于这种乱七八糟的书,还当作宝贝一样抱着,实在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事情。
  更何况,现在还被初次认识的女孩子看见了……会不会被她觉得自己是个幼稚的家伙呢?
  “能借我看看吗?”
  正当徐向阳有点患得患失的时候,女孩突然从他的手中拿过书本,手指轻轻地在封面上摸索,却始终没有翻开。
  长长的睫毛低垂,微微颤抖着,遮挡住了女孩的眼神。过了一会儿,她轻声开口。
  “你相信这上面说的事情吗?”
  “……呃?”
  徐向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直到她又重复了一遍。
  “你相信吗?这上面所说的预言。再过半年,这个世界就会迎来末日。大家都会死,全人类会灭绝。”
  女孩似乎并不觉得这本书幼稚。她用怀念的目光注视着书封上有着大脑袋和侏儒身躯的外星人,用很认真的口吻询问他。
  “我不知道。”
  徐向阳很老实地回答。
  其实,他在很久以前——是在小时候看完这本书后,就考虑过这个问题,甚至直到最近都有在幻想。不过因为感觉太丢脸了,所以从来没和人说起过类似的话题。
  “要是没到那一天,谁都不会知道答案吧。”
  “说的也是……抱歉,问了奇怪的事情。”
  女孩又笑了笑,将书本还给他。
  “你叫什么名字?”
  “徐向阳。”
  “我是林星洁。”
  女孩落落大方地朝他伸出手。
  “星星的星,洁净的洁。你和你姐姐这几天还要搬家吧?要是遇见困难或是不懂的事情,随时可以找我帮忙。”
  徐向阳点点头,有些迟疑地将手递过去。少年少女的手,在门外投来的暖煦微光中握在一起。
  *
  事后回忆,这次短暂的初遇,其实给当时的徐向阳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说来惭愧,他小学的时候很没有女生缘,出去春游分组的时候总会变成独自一人,连手拉手的对象都找不到,所以在看到对方的那一霎那,他隐约觉得,这似乎是个改变自我的契机。
  更何况,就算抛开那些青春期懵懂暧昧的虚幻心思不提,徐向阳作为从外地转学过来、还是分班后的插班生,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自然有想过早点交上新朋友。
  不过,徐向阳终究还是没能提起勇气去敲开邻居家的门,尽管他本能地相信,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女孩子并不会在意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事要麻烦她。
  所以,当徐向阳第一天去上课,见到和自己出现在同一个班级的林星洁后,他内心确实有着些许惊喜与雀跃。
  然而,徐向阳和林星洁并没能成为朋友;不仅如此,两人从起初能聊上几句的一般同学,到分道扬镳,再到连面都不想见,彼此间甚至有些冷漠和敌视的陌路人,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